<span id='gljrm'></span>
<fieldset id='gljrm'></fieldset>
<ins id='gljrm'></ins>
<i id='gljrm'></i>
  • <i id='gljrm'><div id='gljrm'><ins id='gljr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gljrm'><strong id='gljrm'></strong><small id='gljrm'></small><button id='gljrm'></button><li id='gljrm'><noscript id='gljrm'><big id='gljrm'></big><dt id='gljr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ljrm'><table id='gljrm'><blockquote id='gljrm'><tbody id='gljr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ljrm'></u><kbd id='gljrm'><kbd id='gljrm'></kbd></kbd>

      <dl id='gljrm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gljrm'><em id='gljrm'></em><td id='gljrm'><div id='gljr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ljrm'><big id='gljrm'><big id='gljrm'></big><legend id='gljr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gljrm'><strong id='gljr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【網絡媒體國防行】祖國有我請放心!他們在極北漠河奏響冰與火之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  作為中國地圖最北端的“金雞之冠”  ,漠河最低氣溫可達零下57.3℃  ,而駐守在這極北之地的空軍漠河雷達站  ,卻在1987年肆虐大興安嶺的“5 6大火”中一邊勇鬥火魔  ,一邊保障空情 ,創下瞭“天線在烈火中旋轉”的壯舉  。如今  ,脫胎於烈火中的“七棵松”精神激勵著一代代官兵 ,譜寫瞭一曲曲冰與火的壯歌 。

              “最北最寒最堅定 ,最偏最遠最放心”

              走進白樺林環抱的空軍漠河雷達站  ,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墻體上“北極第一站”五個金色大字 。作為祖國北方空防的第一道屏障 ,這裡也被稱作祖國的“北天門”  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空軍緯度最高的部隊 ,官兵們面臨的惡劣自然環境超乎想象 ,這裡年平均氣溫不足-5℃  ,每年無霜期僅有兩個多月 ,遇到大雪封山  ,幾乎與外隔絕 。極寒天氣也給雷達設備的正常運轉帶來困難  ,極端情況下  ,甚至需要靠官兵推動天線轉動才能保障空情  。

              寒冷  ,是“神州北極”給每名邊防將士的試煉  。

              在漠河雷達站 ,“雷達守護神”的故事深入人心 ,他就是入伍長達25年的一級軍士長李佐鵬  。據他回憶  ,寒冬臘月的一個深夜  ,雷達天線出現故障  ,他顧不得多想  ,披上件外套就跑去搶修 ,由於隻能徒手操作  ,第二天他的手上就生瞭凍瘡 。

              “最北最寒最堅定  ,最偏最遠最放心  !”像李佐鵬這樣的故事  ,在漠河雷達站比比皆是  。常年不愈的凍瘡  ,見證著邊防戰士們的錚錚誓言  。

              “養兵千日  ,用兵千日”

              漠河雷達站作為我國北部空防預警的第一道屏障 ,守護著國最北端的領空 。“身後就是祖國  !”對雷達兵們來說  ,每天的值班都是實打實的戰鬥  ,轟鳴的雷達方倉就是他們的戰場  。

              在每次值班時 ,雷達兵們都要精神高度集中  ,時刻緊盯屏幕上不定時出現的小點 。這一個個閃爍的小點 ,有的是情況  ,有的不是情況 ,還有的被官兵們稱為“不是情況的情況”  ,要分辨這些  ,需要過硬的理論基礎和豐富的實操經驗結合才能做到  。

              現任雷達操縱班副班長趙宇飛 ,在擔負戰備值班任務第25天時  ,就遭遇瞭一次極不尋常的情況  。對雷達兵來說  ,早一秒上報空情就能夠為正確處置多爭取一秒的時間  。趙宇飛瞬間感到瞭巨大的壓力  ,緊張地直冒汗  。好在他立刻冷靜下來  ,仔細研判  ,準確地處置瞭此次空情 。

              “養兵千日 ,用兵千日”  ,像趙宇飛這樣的情況是雷達兵的常態  。雷達站每年處理各種空情數萬起  ,是真正意義上的“萬無一失”  ,目前為止  ,漠河雷達站取得瞭連續43年情報合格率100%的好成績  。“我們從未有過失誤  。”談起這個成績  ,連隊指導員程龍臉上洋溢著自豪 。

              “紮根北陲 ,建功立業”

              在漠河雷達站營區後面的山坡上  ,有著一片“英雄林”  ,曾經受過“5 6大火”洗禮的七棵百年古松就矗立其中  ,“七棵松”精神由此得名 。連隊上有個傳統:凡是受到師級以上單位表彰的官兵  ,都可以認領一棵樟子松  ,掛上自己的姓名牌  ,以此證明自己的成績和榮譽  ,今年獲此殊榮的是四級軍士長郭平  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官兵口中的“兵教頭”  ,郭平入伍15年來  ,鉆研裝備  ,優化戰法  ,攻克難題 ,研究“四步訓練法”並在連隊推廣  。“入伍時  ,我也是在這片‘英雄林’中  ,許下瞭自己的心願  。今天  ,在組織的培養、戰友們的支持下  ,我實現瞭自己的夢想  。”郭平說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走瞭  ,請讓我的樹繼續替我守邊關吧  。”2015年11月 ,四級軍士長韋春松退伍離開部隊前  ,走進連隊“英雄林” ,在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松樹面前站瞭許久  ,零下三十度的寒風一吹  ,熱淚瞬間凝結 ,掛在臉頰上像珍珠一樣  ,映著陽光閃閃發亮  。

              “紮根北陲  ,建功立業”  。2013年  ,七棵松中的奉獻松因當年過火嚴重已經幹枯 ,為瞭讓後人銘記這個“老戰友”烈火摧不垮 ,風雪折不斷的精神  ,5名將要退役的老兵冒著刺骨的寒風  ,在20多米高的腳手架上每天都忙個不停  ,雕刻、剖光、刷油 ,終於在退伍前讓古松化身成激勵官兵們奮力前行的精神豐碑  。(趙磊)